李国庆俞渝故事:创当当、上市到聚焦三大品类

  李国庆和俞渝不仅是当当网的共同创始人,同时也是中国最富有的夫妇之一。无论事业还是生活,两人总是相濡以沫、互相扶持。

  他们,是中文网上图书商城当当网的共同创始人,也是中国最富有的夫妇之一。他们从相爱到结婚,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像做生意的风格那般绝不拖泥带水,只会斩钉截铁。他们在事业上的“爱情结晶”就是当当网,“我的儿子叫当当,希望他活到90岁,甚至永生。”当当网联合总裁俞渝曾这样说。

  刚过去的2012年“双十一·光棍节”,对于李国庆、俞渝有着值得纪念的意义,当然他们早已不是光棍,因此值得纪念的当属旗下自有品牌当当优品宣布入驻天猫商城,这也是继图书、日用百货后,当当网进驻天猫的第三块业务。“服装已成为当当网的重点战略品类之一,具备与图书相同的重要地位并拥有很强的盈利能力。”当当网联合总裁CEO李国庆表示,“双十一网购节前后一周,当当网服装品类的销量相比去年同期将增长一倍以上,将是自2011年服装事业部成立以来销量最高的一周。”

  除去服装业务,当当网几年前就在图书市场之外大力拓展百货业务,而力促百货品类增长的动力在于价格战日趋激烈使得图书品类的毛利率不断下滑。“我记得第一年做图书的时候是平均74折、第二年是平均69折,现在早已是平均65折了。无论我们怎么改进包装材料、怎么差异化,但价格战无法回避,这就是电商零售业。”李国庆感慨说,“因此,我们不想去争行业前三,这不是说当当网变得没有雄心,是我们根本就没想过通吃。”

  李国庆回忆,5年前就曾考虑过品类扩张的问题。“当时有人提醒我,如果不做3C业务,未来就可能退出电商行业的前三,但我对这些竞争对手的思维并不苟同。”他说,“不要以为有了规模就有采购优势,还得看细分市场的份额。我提出过一个份额安全阀的概念,即占据10%以上份额在单一品类内才算安全,因此我们要聚焦图书、服装、母婴等核心品类,而不是所有品类都做。”

  “未来,我认为垂直品类、前店后厂模式、团购和奢侈品代购都还有很大发展空间,同时任何一个行业如果在两三年内就进行一轮洗牌,那么都不会有未来。现在某些电商以亏损换规模扩张的做法,在我看来就是’砸碎一个旧世界,却不懂建立一个新世界,那么还不如不砸’!”

  李国庆,“顾名思义”,1964年10月1日出生在北京。1987年,李国庆在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毕业后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工作。“这四年的工作经历,就是发表了500多万字专著论文。”他笑称,这也可能暗示了他将一生与书结缘。1993年,李国庆联合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农业部等创办“北京科文经贸总公司”,1995年在美国创办了“科文实业集团”,主要从事有关中国数据库产品销售及国际版权贸易及国际合作出版。

  “有缘千里来相会”这句古话用在李国庆和俞渝身上,的确恰如其分。1996年4月,李国庆带队到美国哥伦比亚州考察,在饭局上邂逅了小他一岁的俞渝。饭毕,李国庆礼貌地邀请俞渝共饮咖啡。那时的李国庆成立科文实业集团不久,利润薄、惨淡经营加之刚和女友分手,人生可谓“低潮期”;而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的俞渝虽然在纽约创办了“TRIPOD国际公司”并小有成就,但情感方面还却处于空窗期,一不留神成了大龄“剩女”。也许因为他们那时喝的咖啡品牌,谐音是“鹊桥”,于是交谈甚欢的两人,一见钟情,两颗孤独的心灵瞬间迸出了火花。

  两个月后,俞渝回国后刚出机场就看到李国庆捧着玫瑰花在候机厅里。在北京的日子里,李国庆差不多每天都和俞渝见面,一起吃俞渝家乡正宗的川菜,还有在美国难得吃到的咸鸭蛋。当俞渝离开北京回美国的那一天,李国庆终于盯着俞渝的眼睛说出了心声:“嫁给我吧。”也许是觉得太突然,俞渝没有马上回复。之后的一个月里,回到纽约的俞渝音讯全无,没有书信,也没有电话。正当李国庆有些心灰意冷时,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他突然接到了俞渝的电话:“你来吧,我们马上结婚!”1996年10月,认识不过半年的李国庆和俞渝在纽约注册结婚。

  这对在事业上非常互补的夫妻,婚姻的结晶就是当当网的异军突起。1999年,俞渝去西单图书大厦买书,结果找书找得晕头转向。于是?她想到了美国“亚马逊网上书店”的购书体验,一个灵感忽然闪过,如果在中国办一家网上书店,那么一定能够给读者带来便利。“最初的思路,我就觉得在国外待了十来年,我喜欢好的商店,但中国就没有好的商店。李国庆是出版人,他就觉得他的书发不到线强面试的书却发到了偏远的三线城市,而这些城市几乎没有世界500强企业的分部吧。于是我基于消费者体验,他基于出版人体验,都想做这件事情。”俞渝说。

  李国庆立马拍板和俞渝一起创业,两人共任联合总裁,李国庆负责市场、技术、采编、运营;俞渝则掌管财务和人力资源。网站取名为“当当”,主要是听着很响亮。“我当时写的第一个招聘广告发布在新浪。”俞渝说,“新浪那时页面有七条要闻,我们的招聘在第八条,打广告花了8400元,也是不小的开支。”

  “先生,当当的发音是两声啊,你能让我敲两下钟吗?”2010年12月8日,有些兴奋的李国庆用中文对着纽交所的人说。有趣的是,纽交所的老外居然听懂了中文,马上跟俞渝用中英结合的语言说:“李先生是想Strike两下吗?”同样兴奋的俞渝笑着点头说“是。”“OK,我调整一下。”纽交所的老外对俞渝说,“你让李先生盯着大屏幕,就敲两下,但千万别敲三下,要不然市场会大乱。”

  这天,创业11年的当当网终于在纽交所(股票代码:DANG)上市。“当当网走到上市的这11年,表面的风光其实是个媳妇熬成婆的过程。我们学习的榜样、曾经的大鳄贝塔斯曼退出了中国市场,而当当网也面临过十年不盈利的尴尬局面。”俞渝很淡定地说,“不过现在当当网的业绩一直在增长,所以我觉得继续往下做,每年把销售额提高一些,把费用压缩一些。”

  1999年11月,当当网上线后即迎来了互联网最困难的时代。网络泡沫的破灭使得“8848”等电子商务网站先驱都偃旗息鼓,当当网主管市场和技术的副总裁们对前景都失去了信心并相继选择离开。屋漏偏逢连夜雨,2002年6月,俞渝在医院检查时发现肾里有一个疑似小肿瘤的肿块。“我当时一下子感觉天塌了,公司在最危急的时候,孩子古古还不满4周岁,难道老天爷就这么残酷,硬生生要拆散这个家庭?”俞渝回忆说,在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并仔细考虑、权衡利弊之后,她没有选择隐瞒,而是开诚布公地将一切都告诉了李国庆。听闻这个坏消息时的李国庆紧紧抱着俞渝,两人痛快淋漓地痛哭了一场。也许是他们的坚持感动了老天爷,所幸的是,最后的检查结果没有把俞渝推入深渊,良性的肿瘤让两颗心都放了下来,经过治疗病情稳定后的俞渝开始考虑让当当网走出困境。

  2003年,俞渝赴美说服了全球最大的风投公司之一的美国老虎基金一次性给当当网注资1100万美元,而此时国内的图书销售网站,只剩下当当网与卓越网两大巨头在“死磕”。2004年,美国亚马逊网站斥资1.5亿美元拟收购当当70%~90%的股份,希望当当网能成为亚马逊的子公司,但李国庆和俞渝却不为所动。尽管经历了各种困难,俞渝说自己从未想过放弃当当网,这是一种超乎常人的自信的表现,“当时的拒绝更多的是因为爱吧,是我们对当当网如爱孩子般的爱。”俞渝说。2009年的当当网终于扭亏为盈,并于2010年在美国纽交所正式上市,完成华丽转型。

  有着“性情中人”之称的李国庆在微博中属于藏不住掖不住的“达人”,火爆的表现常让人大跌眼镜,这也可能是积压已久的内心情感的自然发泄。此时的俞渝总站在丈夫的一边,虽然有时候也会觉得他有点“二”,“李国庆就是一个很性情中人。”俞渝这样评价李国庆。

  虽然俞渝有着“女强人”的称号,也曾有报道说她每天工作11个小时,只睡4、5个小时,仍然精力充沛,但其实她可能比常人更懂得珍惜生命。“那是没有的事,工作绝对没有这个强度,工作归工作,休息归休息。”俞渝说,“毕竟我经历过身体上的突发状况,可能比常人更珍惜每一个让自己放松的机会。”李国庆和俞渝休息时喜欢全家开车外出度假,曾驾车穿越了罗布泊。不过,罗布泊真要跑的确是个体力活。“那地方开车穿越都要八天呢,我们带着发电机、海事卫星电话、冰箱、帐篷,还开了九辆越野吉普车。在罗布泊的荒郊野岭里住了八天八夜。我们三家人再加上朋友的孩子,一共大概是12个人,后勤保障支持还有12人,总之是个大部队。”俞渝回忆起颇有戏剧性的一件事,“当时开的车中有两辆悍马,可惜有一辆悍马抛锚了,于是另外一辆悍马在沙漠里拉着悍马,想想也很有趣。”

  在事业上,李国庆、俞渝在夫唱妇随之余也难免吵架,不过俞渝认为就像是记者和编辑吵架,编辑和总编吵架,都是正常的工作分歧。“整天为工作的事吵架。过日子的事没有什么可吵的。”生活中的两人总是相濡以沫、互相扶持,从来没有红过脸。在俞渝看来,创业的伙伴如果性格不互补的话,很容易在一个地方摔跤犯致命性的错误。

  i美股所提供之信息,不能保证其完全实时或完全准确,也不表明证实其描述或赞同其观点。所有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F